圖為柏林自由堡大學語言學系圖書館(Berlin FU Philologische Bibliothek )
又稱柏林的大腦,因內部的建築設計圖跟大腦神似(點>>這裡<<可以看到更多圖書館照片) 

上述圖書館從今年春天起成了我的最愛,取代了我原本常去的國家圖書館(Berlin Stabi)。成為新寵的原因除了離家比較近外,還有在這館內唸書可以帶白開水進去喝。不過,最關鍵的是它星期天開門!從10:00-17:00!!從畢業第一役起,我的很多星期天都泡在這裡。

去唸書的第一個星期天,傍晚漸至我卻仍然沒達到原本的進度,有點慌了手腳,所以決定留倒閉館才回家。 因為圖書管理座位彼彼接近,有些人來唸書遇到熟人,免不了搭兩句,就算是耳語,就算是德語,因為圖書館的『蛋型』設計,總是一種打擾,所以我一向帶著耳塞唸書。就這樣,那天因為追進度產生的以心慌,又因為沒帶錶,大辣辣想說到閉館前早會飢腸轆轆,自動想回家。

於是開啟那本進度中的書,十多分鐘後,館裡吵雜分貝突然升高,帶著耳塞雖感到一陣轟隆隆,沒多久也就散去,我也就沒放在心上。再度穩定軍心後,我又翻了兩頁書,過了一會兒,想說背脊挺涼的,氣氛突然很不一樣,拉出耳塞,回頭一看,書櫃與書櫃間站著警衛衝我說,你怎麼還在,都已經閉館十五分鐘了! 

雖然大部分的人對我的印像是我是個小心的人,可是當我慌起來時什麼無稽之錯都可能犯。那天我心急下自以為是地把17點想做7點...等警衛把已經上了保全的大門解開後,尷尬的我才得以踏上回家的路。 

我失魂落魄的走向帶我回家的地鐵站,想說光天化日下這樣的際遇真像惡夢一場。也才下午五點鐘,柏林初夏的陽光仍舊白花花灑了一地,此時又慌張又恍神的我只想撥個電話,聽一句『人聲』,好將這一切劃下句點,確定都過去了,不然真的好像在作惡夢,醒不過來。 

可是要撥給誰人呢?不會有時差上的問題,也不會打擾到別人的週末呢?那陣子就只是繞著第一役轉,腦袋裡什麼也融不下,根本不用提經營人際關係了...三月初時教授問我作博士的意願,答案一直延宕到今日都無法確定。我確實喜歡在一些形而上的理論裡乘風撥浪,可如果才在學術象牙塔上踩了起頭的幾階,心境上就已經這樣孤單,實在不敢去想塔尖端又會如何。 

某次我和教授提起週日圖書館裡的際遇,覺得人生裡絕大多數時候其實都是很孤單,圖書館至少還有警衛,當大家都走了,他來提醒我~也該走了,就算想留,也沒得留。『雖千萬人,吾往也!』這樣的精神不存在這個實例裡;而真實的人生命裡也不存在生命警察(Lebenspolizei),當你在孤單地處在一個情狀裡,他不會現形來客觀地告訴你~也該走了... 




ps.德文裡沒有 Lebenspolizei (Life + police)這個字! 我自己開玩笑取的~
創作者介紹

~~~花樣年華~~~之萊茵河畔安可曲°

od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