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是讓德國國鐵ICE,花四個半小時,載我回柏林(如果加上去火車站和從火車站回到住處,上路時間要近六個小時以上...)。圖中兩層樓高的耶誕樹是由swarovski公司裝飾!


另一種則是留待科隆公寓,以養下次東爭西討的精力。下圖是傍晚四點鐘從我的廚房看出去的景色,夕陽和月亮在角力...科隆市以教堂之多聞名,當然爾我的住所附近也有一座!


或許就稱這三個月為過渡期吧!不回柏林,在科隆沒社交圈的我很悶,一個月回去一兩次,勞民傷財,更不用想開發社交圈,但上班以後要認識人又不像學生生活那般容易...
在科隆儘管一日三餐不少,體重總是不增反減。回去柏林後見見老朋友喝喝咖啡,吃好睡好,要上火車回科隆前,拉上的褲頭總是有點緊。

出征前的週末在柏林渡過,回到科隆上班到週三,接著週四週五到德南出征,週末兩天在科隆市養精蓄銳。接下來的週一到週四工作,週四晚上跟德國國鐵報返回柏林,跟著週日又經由柏林總火車站回科隆。

感覺上沒隔幾天我就又再收拾行李,所以行李箱根本不用收,連在住所也是打開盥洗包來用,因為需要的那裡面最齊全...


創作者介紹

~~~花樣年華~~~之萊茵河畔安可曲°

od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