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八年前的今天,房東海諾在人世間呱呱墜地。
碰巧地,七年前的今天,我降落在柏林。幫他慶生之餘,心情上多少還摻了點檢討的味道。



房東生性雖節儉,卻總會在這天準備多到吃不完的食物,把所有想見到的各式朋友找來,開場生日Party。

這次生日碰上星期天,所以改成吃早餐(不然往例都是烤肉當晚餐,那天傍晚通常會下雨...)。是日席開三大桌,請來十七個人,外加兩個小小人。我一早起床就開始在廚房準備水果沙拉,同時煮無限壺的咖啡。第一個客人到時,我們連一半的準備工作都還沒完成...就別提我後來一天都蓬頭垢面了,根本沒有時間照顧自己。



2003年要跨2004年的前兩天,房東太太因為癌症過世了,從此目睹著房東在情海浮沈著...以這半年的情史為例,來的客人裡有已離婚但很喜歡房東的女鄰居一枚,房東很喜歡的四十出頭單親媽媽兩枚,其中一枚單親媽媽很喜歡房東的一位男性友人...情感呈現單向帶狀遲至不前。有時我譏笑說怎麼和高中生沒兩樣!房東說除非結了婚,不然一輩子都會這樣...他在39歲時才和房東太太成家的,沒想到她在房東54歲時過世,命運實在捉弄人吧!

要周旋在這樣的愛情政治圈好難,有人會跟我探消息,有人拿到我的電話後會來宣洩一下不滿的情緒,唉!很難做人,有時暗地希望著,找到工作後帶著Rudi搬離這...

其實房東老調笑說,周旋在這些女人間,不過是增添人生樂趣的遊戲,並不當真。可有時單親媽媽和小孩來玩一整天回家後,他也難掩心情上的落寞,但他又矛盾地認為,再養一個小孩到成年太累人,他辦不到了...要找到喪偶的第二春實在需要更多的好運氣。

創作者介紹

~~~花樣年華~~~之萊茵河畔安可曲°

od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