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貫以往去考試部的途徑~下了公車後走幾步後,先是波次坦公園(Park Sanssouci)裡的新宮(Neues Palais)映入眼簾。


和新宮遙遙對望,正在整修中的是波次坦大學的行政部門,在此左轉便抵達考試部。想到這將是以學生身份來此的倒數第二次,心理是有點感傷...但是雀躍的成分仍是居多的。



今天是來下第三役戰帖!奔走了一個禮拜,第三役戰期至今不明。

從A教授把我推向B老師,要我別跟他考試...從B老師一次次地把考試範圍加大,E-mail裡說是從以下選一到兩個範圍,週一『面談』完後,現在一共是六個範圍!考試範圍裡的一本關鍵書C,學校圖書館僅此一本,卻被一位私心的教授扣為私人使用(Handapparat),學生摸也摸不到...柏林三所大學外加國家圖書館都沒有它的芳蹤。好樣的!那上Amazon買去,客官~請奉上六十大洋...


確定了範圍,估估自己的斤兩,想說就這兩日上戰場吧!且將日期上奏了B老師。接著去信央請D秘書代為安排場地和監考人員云云,不到一刻鐘,回信傳來!怪哉!晚上八點鐘C秘書也工作?喔!不~喔!Fxxx!D秘書去度假(Urlaub)了,七月三十日才回...


這下再請電鴿傳書平時不常接觸亦不甚友善的東德人E秘書,央請第三役諸事宜。電郵自此石沈大海,無奈週二追著關鍵書C的芳蹤跑,接著有醫生約診,加上德國國鐵第二次全面罷工,下午就算想去考試部報到,到達時人家也下班了!


週三考試部沒有談話時間,而且E秘書也沒回信確認我的考試日期,除了等也只有等。週四起了大早,來到波次坦前東德軍事指揮部校區(Golm),想趕在秘書E九點鐘開始工作和她面談吧...這下~相見不如不見。唉!前共產主義下的行為思考...E秘書見到我後,問我:她只有一個人,她能為我作啥麼?(Was kann ich fuer Sie tun? Ich bin ganz allein hier!)喂!你是秘書都不知道了,我又怎麼會知道!信兩天都不回,電話找不倒人!


討價還價一陣後,沒有結論的前提下,我還是跳上公車前往新宮校區的考試部。原來報名考試也可以先報名,卻『不指定日期的』!那為什麼不早說呢!為什麼在考試章程裡寫清楚啊?我想這會兒的感冒是被氣出來的,跟低溫的夏天扯不上邊...


就看在最後一次的份上,最後一次和所謂的『官僚』(Buerokratie)打交道的份上,沒必要跟秘書吼起來...



總算要回家了,這才從波次坦大學新宮校區的『大門』走出去等公車回家...
別了,學校,最後一次再來就是領.畢業.證書.了!






關於談話時間和考試部-->參閱>>這篇<<

波次坦市的觀光景點-->波次坦公園(Park Sanssouci)>> 首頁<<

創作者介紹

~~~花樣年華~~~之萊茵河畔安可曲°

od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