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年頭還有誰會拿筆寫四小時的字呢?你上一次用筆寫一封真的信又是何時呢?相信大家都是打字吧!如果用Word寫文件檔,多少還會仰賴它的拼字檢查...考前只要想到這場四個小時的筆戰,我就發慌。摸出許久未用,幾近乾沽的鋼筆,考試前兩星期開始不許自己用電腦打出自己整理出來的考試重點。不只要把字用真的筆寫得很習慣,寫得清晰工整(教授帶老花眼鏡囉!),還得要測量一下時間,知道自己寫完一頁通常要多久。

上一次參加四個小時的考試是大二時雙修東吳會計的期中和期末考。第一次期中考試,除了初會(大一生)和中會(大二生)採梅花座入座外,試卷又分A卷和B卷,每間教室有兩位助教監考外,連上廁所都有專人陪同。聽說有前人把小抄藏在馬桶水箱裡...考試時間一向訂在學期中某一週六,從早上八點考到十二點。當時我住在東吳外雙溪校區的學生宿舍,前一晚『貪抱佛腳』直到凌晨兩點才去睡。隔天一早不知怎麼地,鬧鐘響時可能被我按掉了,當我驚醒時已是八點鐘。騎上我的小綿羊機車,飆到八十,經由承德路輾轉來到總統府,東吳城區部四周的機車停車位早已客滿,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衝進教室,監考的人還是讓我考了,只是在我就定位後也已經十點鐘了。少了一半的時間,考試結果還好讓我摸到及格的邊,加上後來期末考的努力,第二學期我被准許修習初會下...不過睡過頭這種惡夢成真的事就此在我考前的心慌多加了一項原因。

這次四個小時的畢業第二役筆戰在早上十點中開考。我也不例外地於清晨五點鐘早起,好作短期記憶的最後衝刺。因為怕一小時一班的火車誤點,又怕轉三次車裡有車次出狀況,所以八點半左右就得出門了。之前,我再次檢查了去考場非帶不可的東西:1,5公升的水(我挑到的考試日期怎麼都高溫三十度以上...),一條Power Bar, 鋼筆墨水,修正帶。

九點五十五分,當我出現在系秘書的門口前,門~竟然是關著的!!正當我快要昏倒的同時,我聽到隔壁間嬉鬧聲,打了招呼,還是實習生的年輕小女孩秘書要我把背包留在秘書辦公室,領我到樓下一間某教授的研究室,把試卷交給我,就走了...打開試卷,題目,就那麼一行,好吧!老師真的算你狠,或許也算你人好...總之,考前我的確猜過會這樣出題...收拾一下被嚇走的三魂七魄,在那間凌亂的研究室裡唯一淨空的桌上,我開始沒命的舉例句,提理論,再舉例句推翻前立論,然後建立結論,然後又再舉例句,再推翻前論,這樣循環個幾次,最後才是檢討各理論得失。總之跟自編自導自演沒兩樣,就這樣沒命的一直寫寫寫...

十一點中左右,真正的秘書推了門探頭瞧瞧我,接著又走了...

考試時間剩下最後二十分鐘時,我的手實在痛的沒輒了,頭也隱隱作痛起來,肚子更是不爭氣的咕嚕咕嚕叫,幸好也只有我一個考生...我怕早餐吃得太早,故意拖到出門前八點的時候才吃,又不敢吃太飽會想睡,一條Power Bar還是沒能讓我撐過下午兩點鐘。也不管最後結論作得不怎麼樣,我作了簡單的封頁便上樓去交卷了。當然別忘了自己在答案紙加上頁碼,我一共編到二十幾頁...

交卷時,樓上秘書的門這時又關上了...找到了年輕小秘書交卷後,我就去坐火車回家。一路上除了累,餓,精神上應該還有點分裂...迎面而上不認識的每個路人,每個,我都想賞個幾巴掌~~雖然下了戰場,我想我心境上一時還沒調適過來,滿腦子都還是打打打...戰!

下方那隻Parker鋼筆是我這次上戰場使用的武器。在德國考試時大家還是常用鋼筆的,因為寫錯的用修正筆塗一塗,馬上可以繼續再寫。不像修正液或修正帶會留下痕跡。上方那隻鋼筆附帶修正筆,可惜考前才發現已經乾了,也來不及去買新的替換...考試考到一半時,我還得為我的『槍』換墨水管...


德國的筆記本(Schreibblock)長這個樣子...通常分為畫線(liniert),或畫格子(kariert)的。這兩種又分別可以買到畫線兼留邊的(liniert mit Randlinien),和畫格子兼留邊的(kariert mit Randlinien)。考試前因為不知道會拿到哪一種紙作為試卷紙,所以都買來試寫看看。或有人建議我寫考試時要要留邊,或寫一行空一行,兩種我都不太習慣。考試時我拿到畫格子沒留邊的一整本全新筆記本,考完後,全數,包括底稿都得交回。



考題主要是一篇學術論文,它的前身是一本博士論文,原文都是英文,因為不想考試時多一層翻譯(英翻德)的動作,於是用英文作答,交出去後心裡其實還是怕怕的,不知道老師會怎麼想,希望他看我寫得很辛苦的份上,至少不要當我...

結果拿了1,3(德式評鑑 1:優 2:佳 3: 尚可 4:及格 5&6 不及格),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創作者介紹

~~~花樣年華~~~之萊茵河畔安可曲°

od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