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決定將耶誕節延後一天過,所以早餐後最重要的任務之一就是替聖誕樹『穿禮服』。

一般家裡耶誕樹的禮服跟外邊商店或街上看得到的差別在於家庭故事。
打開家家都有的聖誕裝飾箱,不論大小,一段段故事總會跟著流出來。
首先替樹掛上一圈又一圈長長的『項鍊』,有金有銀,也有電子燈飾。
這年頭大家怕火災,點蠟燭的聖誕樹可說是少之又少,至今我也只看過兩次。
接著便是替聖誕樹掛上『耳環』,這個時候,
像是『這是當年家裡草創時期沒有太多餘的錢買裝飾品,我們自己的手做...』,
或是『這是xxx小時候的創作,那時他/她才xx歲』,
『這是從xx的祖父或祖母輩一直流傳下來的』,
還有『這是我們xx年到xx旅遊帶回來的紀念品』...等等都是經點的喬段,
只要你在一旁幫忙裝飾聖誕樹,裝飾完後,你總會對這個家或多或少有更進一步的瞭解。
儘管和這些飾品一年只見上一面,可是這時所有酸甜苦辣的回憶都會一一浮上。,
等到耶誕節過後,這些回憶連同這年新造的回憶便一起裝箱醞釀,
等待來年時候到了才打開再次賞味。

去年的耶誕夜我們和房東Heino和房東的兒子Dominik一起過,
我們買了一棵高大,濃密,香味濃厚的耶誕樹,24號的下午開始進行裝飾的工作。
房東Heino從閣樓取下家裡的裝飾品,雖然一一掛上,可是掛得不知所以然。
房東太太在2003年的除夕夜前一天過世,沒有家做為支靠的耶誕裝飾也就只是飾品,
這樣的魔咒大概也只有等這個家庭有新的成員才會去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delle 的頭像
odelle

~~~花樣年華~~~之萊茵河畔安可曲°

od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