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離死別好呢?


還是疲於奔命的好?


昨天凌晨五點,頂著零下十度的氣溫,我拎著大行李箱,背上還有一大包,跨過橫檔在我門口的Rudi貓,我鐵了心決定回科隆,準備下星期好好開始上班。Rudi貓以前看到行李箱是會去躲起來的,這次他擋在那,眼睜睜地瞪著我,我心中的罪惡感不可言喻。

繼上次提到過『渡期的週末分兩種』,這次的耶誕新年長假放到心也跟著都散了~柏林冬天特有的灰,加上Rudi貓日漸增多的喵喵叫,上次Missi死亡(見 『悼』, 『說什麼都太遲』兩篇)的陰影揮之不去...我幾乎是夾著尾巴跳上ICE火車逃之夭夭。

室外溫度凍到我骨頭都發酸的冷,都遠比不上我心中因為距離而生的慘澹。

在國際電話不斐,去美國只有船可以坐的年代,因故離鄉背井的人總要慎重地和大家告別,只怕今生不再見。而今網路發達,電話費率大特價,地球村的概念不斷擴張的同時,柏林和科隆那點距離算什麼呢?過去三個月有那麼多的週末其實就是在路上疲於奔命地來回,為的不過是再見一面。搬到科隆前,大家一致認為,我從台灣都來德國了,柏林到科隆這樣的距離不過是『貓跳』(Katzensprung)?

只是當全球化(Globalisierung)縮短了任何距離的同時,人的感情也能相對地伸縮自如嗎?又電話費率不管在如何減價也改變不了地球對著太陽公轉的事實,時差(Zeitverschiebung)終究令我放下話筒這端,任由哀傷和寂寞的情緒吞噬在科隆的我。






創作者介紹

~~~花樣年華~~~之萊茵河畔安可曲°

od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weetfumiko
  • Rudi是不是變瘦了。
    眼神好像也不銳力了。
    我好想他呀!
  • 是啊!現在他『只剩』7.5公斤...
    以前可是9公斤重的呢!

    趕快來吧!三月底復活節如何?

    odelle 於 2008/01/15 05:14 回覆

  • 物質女孩
  • 距離的確是讓人傷心的事, 我每次從台灣回來時也有類似的灰心感覺, 跟台灣的家人朋友某種程度來說也是漸行漸遠吧... 希望妳的科隆生活趕快上軌道, 這樣就至少不會寂寞哀傷囉.
    新年快樂!
  • 謝謝妳的祝福...

    悲觀論的我其實預見的是,說不定科隆還沒熟絡,又要去下一站了...

    odelle 於 2008/01/15 05:2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