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07-2008 冬。新年的那場瑞雪,在柏林!


2007年九月十一號簽下科隆租約,九月二十八號住進科隆住所,轉眼間已經過了三個多月。

從柏林搬到科隆前,我花了近兩星期的時間在網路上研究科隆市地圖,找到上班的地點,查詢科隆市的交通系統以便通勤上下班,科隆市的分區,各區的失業率,外國人口比率。最後,從柏林遠端遙控式地約了五個科隆的住所來參觀,訂了一晚的旅館,提上簡便行李,買了德鐵的會員卡 BahnCard 50,跳上ICE火車,來到遠在六百多公里的萊茵河畔。

十五歲為了就讀的高工第一次離家,那時的住所就是自己去找的,靠著這些年來的遷徙經驗,儘管上次找住所已是七年前的事,參觀和簽下住所的注意事項對我來說還不至於太陌生。

歷時近五個小時,深厚沾染著普魯士文化(preußisch)的我踩進科隆火車站大廳,對車站裡德文版廣播後接著播法文版嘖嘖稱奇,柏林火車站只有德文版和英文版。

作再多的事前功課,終究也只是紙上談兵,被科隆市車票自動販賣機整慘的我,不得不低頭地找真人服務。緊接著到書報攤買份詳盡的科隆市地圖。旅途的疲憊加上馬不停蹄地看地圖,找到約定參觀的住所,一個人要注意隨身行李,又要認路,還得談判交涉,一天下來真是狼狽不堪...可是過程中我發現,箂茵河畔的人(die Rheinländer)比起東邊的柏林人(Berliner)和善易近許多,同時他們講德語時向上揚的口音很滑稽,惹得我在心裡常偷笑。

一段時日過去後,回去柏林總有人問起箂茵河畔的光景,我說,『他們』吃好穿好用好,總之,過得比較好。可能受到鄰近法國的影響,餐館裡的菜單細緻許多,好多我沒見過的新菜式,不較東邊那麼粗枝大葉(Robust)。同時『他們』在重視餐飲之餘,也比柏林人(Berliner)要在乎門面,除了滿街相對光鮮亮麗的人兒之外,市中心三五步地就來一家健身房,舞蹈教室。也可能鄰近法國進而『交流』比較頻繁,這裡人兒的高度,比較不像在東邊那麼讓我有壓迫感,典型高大金髮碧眼的德國人不常見,通勤的路上我常暗暗地驚嘆,這樣纖細的人上哪添購新行頭呢?最後,走近全德連鎖商家,更會讓人氣得跳腳,明明是同一家店,這裡硬是有我沒見過的商品種類...沒辦法,東邊儘管講創意,文化活動沸沸揚揚,總是不食人間煙火,失業率居高不下,然而箂茵河畔工業區的富饒,『他們』的購買力是不可同日而語。

以前看新聞氣象,只看柏林市。現在看完科隆,視線會往東邊移。再怎麼冷,科隆總是比柏林暖上三兩度到五度以上(偷笑狀)。東邊的冬日要不是下雪就是灰濛濛的陰天,這裡就算是下雨也很少下一整天。箂茵河畔的人(die Rheinländer)比較和善或許和天氣有關?!

近來,不管德國東邊或德國西邊,常有人問我習慣了嗎?我回說:我不是那麼適應箂茵河畔的生活。

這對不清楚我過去的普魯士經驗的德國人來說,大概很難理解。在德國的概念底下,我畢竟是外國人,在柏林是,在科隆也是,外國人不適應我們德國的生活也是理所當然。這個答案對對德國不熟的人來說,應該也很難理解,不就都是德國嗎?我想起在台灣剛北上念大學的第一年也有人問過我:習慣了在台北的生活嗎?我說我還沒融入,台中和台北風土人情真的有差... 如果可以借用地理單位來衡量文化,其實普魯士與箂茵河畔之別有六百多公里。






od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因為上次提到的種種因素,這些年來,已經不像從前好好讀電影簡介,去租片子時,一時也無法判斷自己錯過什麼好片,所以純粹挑有口碑的演員來租。只是這樣被動的選片,最近租看了的幾部片,話題竟是繞著婚姻打轉....特別是下面第一部和第四部片,故事中的女主角都是結了婚,有小孩的,為了琢磨自身的藝術才華也好,為了重新沈浸在愛河的滋潤中也罷,總之她們走上拋家棄子『對人走』之一途...

1. Fur

雖說是對美國女攝影家所執導的幻想人生傳記,我到比較覺得像現代版的美女與野獸?或更勝者經悚片一部...我的確看得毛骨悚然。
OS:如果今天反換做是一個女人滿身毛,會有男人對她產生好奇,進而相戀嗎?


2. Because I Said So

只是『雞肋』片,笑一笑輕鬆一下!


3. Full Metal Village

柏林海諾挑買的紀錄片,導演是韓國女生。拗不過他,非看不可~一邊幫我們鄰居的貓咪當貓保母,一邊看。

附加價值:嚮往來德國過生活的人非看不可。連海諾都讚賞韓國女生非常德國的一片,看完後再決定你是真的喜歡這樣的生活才來也不遲...


4. Little Children

明明週五晚上已經累的像條狗,看完後內心又惆悵又迷惘,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急著找『人』說兩句話。是否有剛好也看這部片的人,願意給我留言分享一下?

5. License to Wed

喜歡Robin Williams,卻也是一部『雞肋』片,多多少少寓教於樂...


od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生離死別好呢?


還是疲於奔命的好?


昨天凌晨五點,頂著零下十度的氣溫,我拎著大行李箱,背上還有一大包,跨過橫檔在我門口的Rudi貓,我鐵了心決定回科隆,準備下星期好好開始上班。Rudi貓以前看到行李箱是會去躲起來的,這次他擋在那,眼睜睜地瞪著我,我心中的罪惡感不可言喻。

繼上次提到過『渡期的週末分兩種』,這次的耶誕新年長假放到心也跟著都散了~柏林冬天特有的灰,加上Rudi貓日漸增多的喵喵叫,上次Missi死亡(見 『悼』, 『說什麼都太遲』兩篇)的陰影揮之不去...我幾乎是夾著尾巴跳上ICE火車逃之夭夭。

室外溫度凍到我骨頭都發酸的冷,都遠比不上我心中因為距離而生的慘澹。

在國際電話不斐,去美國只有船可以坐的年代,因故離鄉背井的人總要慎重地和大家告別,只怕今生不再見。而今網路發達,電話費率大特價,地球村的概念不斷擴張的同時,柏林和科隆那點距離算什麼呢?過去三個月有那麼多的週末其實就是在路上疲於奔命地來回,為的不過是再見一面。搬到科隆前,大家一致認為,我從台灣都來德國了,柏林到科隆這樣的距離不過是『貓跳』(Katzensprung)?

只是當全球化(Globalisierung)縮短了任何距離的同時,人的感情也能相對地伸縮自如嗎?又電話費率不管在如何減價也改變不了地球對著太陽公轉的事實,時差(Zeitverschiebung)終究令我放下話筒這端,任由哀傷和寂寞的情緒吞噬在科隆的我。






od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